桔子红了

时间:2018-12-05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南充日报
◎周汉兵
  又到冬天,老家漫山遍野都是红彤彤的桔子,点缀着墨绿的树叶,挂满枝头,在风中向路人招摇,摆弄着它的妩媚,煞是好看。
  我是在柑桔林下长大的,也是和柑桔树一同成长的。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,村里家家户户都种植有柑桔。经过我们的精心管护,田边地里、房前屋后都是成林的柑桔树,大大小小有上百株。
  在那个水果还比较稀少的年代,种柑桔有不错的收入。 就靠这小小的果子,那时乡里一夜之间冒出多个“万元户”,轰动全省、全国,我们也靠着这果子,度过了艰难的岁月。
  柑桔包括柑和桔。 柑就是广柑,村民俗称酸柑子,与现在的柚子和脐橙不同;桔,村民俗称薄皮柑。
  我们是特别看重这桔子树的,因为与广柑树相比,它几乎没有大年小年之分,不论采摘多晚,第二年依旧果实累累。当年,桔子只能卖两三毛钱一斤,最好的“大红袍”也不到五毛钱,而且还得挑到五六公里远的水果站去卖。但在副业不发达的那个岁月,这小小的桔子是村民的希望。
  所以,对于桔子,我们自然是厚爱三分。修枝、施肥、翻地……一点也不马虎。到了果实成熟的时节,我们每天上学前都要去树边看几眼,放学回家再去守望一阵。 看着那一个个果子由青变黄,由黄变红,心情也一天比一天兴奋,心底也升腾起沉甸甸的希望。
  或许是有感情的缘故吧, 尽管现在新品种繁多, 但在老家村民的心中总是不愿舍弃这红桔, 至今坚守着这个并不值钱的果子。因为这个梦,也成就了一道风景, 一道其他地方很难领略到的风景。
  桔子是不张扬的, 从春天到冬天,总是默默地接受阳光雨露,无声无息地长大、变甜。在广柑采摘完毕后半个月或一个月,也就是11月底、12月上中旬,它才变得晶莹剔透的红。 等到打霜以后,它显得更加鲜红,而且依然可以高挂枝头而不掉落。
  这深红色的桔皮, 红得有些诱人,红得让人贪恋。红透了的桔子,像一个个玛瑙,像一张张笑脸,像一个个小太阳,挂在枝头,明媚而耀眼、灿烂而温暖,让已经有些萧索冷寂的冬季平添了几分生机。这段时间,在桔林边行走,那真别有一番心境。虽没有层林尽染的气度,却有红果如霞的意蕴,更有春华秋实的喜悦, 不由自主就会多看几眼,也忍不住要品尝一两个。
  桔子是低调的。给你一个桔,你很难区别出是酸、是涩、是苦、是甜。只有剥开桔皮,用心品尝,才能辨别出其味道来,真正确定哪瓣是酸,哪瓣是涩,哪瓣是苦,哪瓣是甜。这就像人生,只有用真情耕耘,用真心品味,一点一点拨开桔皮,才能真正咀嚼生活的真味:这瓣是耕耘,这瓣是收获,这瓣是温情,这瓣是品格,这瓣是魅力,这瓣是智慧……
  如果说, 纤手剖新橙是一种诗意,是一份享受, 那么品尝桔子却是一种浪漫,是一种幸福。挑出中意的桔子,轻轻地剥开薄薄的外皮,桔瓣黄黄的身子,外面包着一些白色的筋。这些筋就像桔瓣保护膜, 紧贴在桔瓣上。桔瓣像一片片月牙围成一圈紧偎在一起,像一朵纯洁的莲花,桔瓣则是莲的心事,记录着村民的梦想,也述说着每个人心底的故事。
  拿一瓣桔子放入口中,只是牙尖稍微地触碰, 桔汁就奋不顾身地往嘴里钻,充盈着你的嘴巴,侵占着你的味蕾。黏稠浓香的桔汁, 从舌尖一直到胃里,一路的甜,一路的清爽,直到藏在心里,还在回味。 要是吃上霜打后的桔子,那就更甜了。
  桔子虽然好吃,但不能贪吃,多吃桔子会上火的。医学专家认为,桔子性温,糖分高,多吃会出现口舌生疮、口干舌燥、咽喉干痛等“上火”症状。但我在想,桔子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可以“解馋”,也知道有的人难以控制“欲望”,所以便设下“机关”———谁要贪婪,就惩戒谁!我觉得这是一种生活的态度,也是一种人生的境界———做事,不能浅尝辄止;做人,却要适可而止。
  桔子除了好看、好吃,桔皮也是大有用处的。可以入药,可以泡茶,可以做佐料。每当桔子收获的时候,村民捡拾起那些桔皮,用簸箕晒干,或者用绳子拴起,挂在屋檐下的墙上。那墙上便呈现出跳跃的红色,一串一串的,装扮着农家。冬闲的日子,取一截腊肉烹煮,放入几块桔皮,整个屋子里面弥漫着一种特殊的香味,淡淡的清香,浓浓的肉香,那味道绵软悠长。
  桔子皮很薄,所以这桔子是需要呵护的。只有小心翼翼、悉心管护,桔皮才不会损伤。 桔子可以抗击风雨和霜露,却不堪人为的伤害。一旦被树上的刺刺伤,或者被指甲划伤,上好的桔子两三天就会病变腐烂。
  又到桔子采摘的季节了,那桔香又在家乡的田坎上、山坡上和房前屋后飘逸着、飘逸着。

 


上一篇:打破思维定势的囚笼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