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流行元素 “老船歌”唱出新味道

时间:2019-01-10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南充日报
●汪泽民
  2018年10月底,“天籁之音·石海之约” 第三届西部民歌大赛在宜宾举行。蓬安县参赛曲目《嘉陵江船工情歌》在大赛上获得一等奖,得到评委和观众的一致好评。
  据了解,《嘉陵江船工情歌》是以该县的省级非遗项目嘉陵江“船工号子”为基础,以“船工爱情”为主线,加入现代流行音乐元素创作而成的新民歌。

悠久航运历史的见证
  蓬安县地处嘉陵江中游浅丘地带,89公里嘉陵江穿境而过,向上可至广元,往下直达重庆。在陆路运输不发达的年代,水运成为最主要的交通运输方式。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,使蓬安沿江成为黄金水道,财神楼码头更是当时嘉陵江最大的货运码头之一,成为营山、蓬安、仪陇最重要的物资集散地。过去,嘉陵江上的船只能靠人力拉纤航行,这种江上集体劳动少则数十人多则上百人。船工们为了统一行动、战胜急流险滩,创作出了极具地域特色的水上民歌———船工号子。
  “我家住在码头边,小时候每天下午放学后都会到江边的码头上,去听船工的号子声,高亢、激昂、有力的号子声让人激动。”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嘉陵江“船工号子”传承人唐文涌回忆说。
  “船工号子”生动形象地反映了当时嘉陵江船工们的劳动场景、生活状况和内心世界。根据不同水流的行船状态,大致可分为3种:平水号子、爬滩号子、抛河号子。歌唱内容并不固定,多是即兴唱演,见山唱山、遇水唱水。
  “船工号子”是蓬安悠久航运历史的见证,也是嘉陵江船工们水上生涯的真实写照。

“船工号子”几成绝唱
 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,由于技术的进步和社会发展的需要,人力拉动的老木船被机器动力的新轮船所取代。公路、铁路运输迅速崛起,水路运输逐渐退出历史舞台,“船工号子”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壤和环境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会唱原生态的“船工号子”的人大量减少,“船工号子”几成绝唱。
  “作为嘉陵江‘船工号子’的亲历者,我对它有一种割舍不断的感情,有责任和义务将它传承下去。”唐文涌说。
  2006年,在唐文涌的建议及该县相关部门的支持下,船工号子表演队成立了。“当时参加表演队是没有工资的。一 开始没人愿意来,我就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,终于有人愿意利用晚上空闲时间来参加排练。”唐文涌说。
  好不容易解决了演员的问题,排练时又发现很多新问题,比如参加表演队的队员除了几位老船工,其他队员对“船工号子”所知甚少,缺乏乐理基础和表演能力,排练一度陷入中断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唐文涌便请老船工师傅一字字、一句句地教大家唱,手把手地教大家动作。为了表演的质量和效果,唐文涌还多次自费到重庆观摩。与此同时,该县文化馆也对“船工号子”的资料进行了抢救性保护收集。
  在多方帮助和努力下,嘉陵江“船工号子”在2011年被列为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。
  每逢节日,表演队队员穿上行头,模拟拉纤时的情景,为游客表演原生态的“船工号子”,期间还曾多次参加省、市、县的文艺活动,让更多的人了解嘉陵江“船工号子”。

“老船歌”加入流行元素
  文化的传承还需要创新。“我们邀请省上的专家来指导,馆内人员共同创作而成的新民歌《嘉陵江船工情歌》在第三届西部民歌大赛上获得了一等奖,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。”该县文化馆馆长谢春茂兴奋地说。
  据他介绍,现在听到的《嘉陵江船工情歌》是几经易稿才形成的最终版本。内容上,取材自“船工号子”,以船工的爱情故事为主线,主要描写船工们长期在外,热恋男女的互相思念;形式上,以舞台音乐剧形式呈现给观众,一根长约6米的纤绳横跨整个舞台,纤绳既是道具同时也是“红绳”,将船工与思念的恋人紧紧相连。
  谢春茂认为,传承固然要坚守本源,但同时也要大胆创新,改编的《嘉陵江船工情歌》非常成功,今年他们还将继续坚持创新,尝试将传统“船工号子”中充满力量与呐喊的部分与摇滚乐结合起来,做一个摇滚版的“船工号子”。

 


上一篇:正月初一 到蓬安看迎新春民俗巡演
下一篇:没有了